• 被投诉说,怎么置顶帖没有了。好吧。作为一个被咨询的负责人虽然莫名其妙滴就担任了人肉搜索引擎至今,突然就甩手不干是骑虎难下的。
    重新写回来。 
    —————— BaCk To U ——————

    杭州  青浦  慈溪  桐庐  南京  

    青岛  厦门  三亚  楠溪江  西塘  

    同里  乌镇  婺源  德清

  • 2010年07月28日

      - [碎碎念]

  • 2010年07月23日

    2010.07.23——断 - [流水帐]

      MSN私人帐号的签名似乎是:三月。是结束。是开始。
      其中的意思只有自己知道。
      今天的微博是昨天晚上想到的句子:爱情可以伟大,也可以卑微,但为什么要不快乐。
      有人回答我说,因为只有不快乐过才能烘托出快乐
      有人继续提问,为什么是无休止的伤害?
      从三月到七月。等到的是那样一段话。

      一退再退,不断欺骗自己,装坚强,结果还是这样不堪。
      讽刺的是自己最近一边要站在战线对面,一边要站在战线这边。
      多快乐的人生。

      十年。
      断。
      怎么断。

  •   中午突然很想吃凉面,事实上出去吃了米粉。
      老板无比的热情,又是给我加这个又是给我加那个的,一记头搞得我很不好意思。

      午饭回来以后刷新微博,看到蓝正龙就加了关注,加好了以后发现是我第77个关注,这种感觉很好。微博了一下以后被百度蓝正龙吧的微博欢迎了一下,吼吼。去他那里挖了一张蓝正龙的照片,养眼之~我自己关注时候的那条,是一张他躺着的,特逗~

      搬到新格子第二天。
      其实今天才有第一天的感觉吧。
      虽然基本把原来桌面上的格局翻版过来,但是还是有少少不同的:然后现在往右可以看到某年给烨娃娃的生日礼物同款的随意贴,往左可以看到我的VITAS杯子套组,再转回来右边可以看到7-11的可可型杏仁碎巧克力涂层饼干,以及它后面的王珞丹同学代言的某咖啡(该咖啡的气味已经被提名为:麻油、千里香小馄饨、葱油拌面以及特浓大麦茶,还有其他想补充的,请回复在后面……当然,我微博也可以啊~)
      新格子第二天。以前的江景么了……
      555,现在要看江景要站起来……
      不过,新的分机号是807,我喜欢~

      上午攻克了摸死你群设置,我那个激动啊。于是终于把咕咚和烨娃娃加进来了,然后是Miyaki,米伯伯看到Miyaki就很HIGH,难道是因为名字里都有一个“MI”么?
      玩了一会儿上载文档和群日历,然后乖乖做事。
      啦啦啦,心情不错。

      鉴于summer同学推荐我发张新格子图图上来,我就在下午自残前,先PO了一张。

    ——未完待续

  • 2010年07月21日

    2010.07.21——吃力 - [流水帐]

      23:32。
      距离我点开这个页面的21:48,已经过了N小时。
      23:46。
      距离我刚才那行字,又过去了N分钟。
      今天是个事与愿违的日子,啥啥都不顺。

      早上到公司,以为直接就安排调整的事情,结果前前后后一直折腾到下午,期间还要安排工作还要报价还要联系小日本和德国人。小BOSS义愤填膺地大力挥舞着双手跟我说德国人肯定死抠着数字不放,要问就会问个彻底,唉,难道我不知道咩。
      中午因此也就没有听节目,基本处于离线状态,即便是在线,我也不在电脑前。

      下班前总算腾出空来短了饼哥一下,结果他说他明天早上才会过去。好吧。
      倒是小鞠鞠今天意外地在群里冒出来,还哀怨地说怎么就沦落到只有我跟米伯伯还有他三个人了。就在这么沦落到一起的三人聊天里,我华丽丽地淘宝了一枚价值三万六千元的东东,很符合小鞠鞠的要求,但是价格实在太吐血了,杯具啊……
      结果是,我跟烨娃娃群了一下小鞠鞠(米伯伯呼呼了),然后小鞠鞠也呼呼了(今天意外的早),然后,商量了一些东西出来。唉……
      为啥偶们总是比较有效率捏?

      话说,我想唱歌了。

  • 2010年07月17日

    2010.07.17——电脑罢工 - [流水帐]

      电脑昨天晚上突然不听话了,横竖点不亮。
      心里一凉,别是里面的东西也内啥了吧。结果伟大的灯火大人从病榻上站起来,拿出一张神碟,然后,重装。
      虽然重装是有代价的,但是至少能用了。
      于是今天一上午就在装软件,然后把各种设置换到和以前一样,否则总有一种坐在别人电脑前的感觉。不过输入法的皮肤还有浏览器的皮肤还有QQ的皮肤都换掉了,统一成黑色或者接近黑色的深色。最花痴的部分是临时做了一张桌面,装完各种软件以后就无比口水滴看着桌面啊看着桌面~

      我是真的很花痴。鉴定完毕。
      话说,灯火大人今天终于病愈了,然后带着病怏怏刚恢复的身体出去日料了……
      灯爸灯妈飞速买了个本本,好吧,我去参观过了,属于无语的那种。

      昨天跟小鞠鞠MSN的时候投诉他当年跟我第一次见面时候多么冷漠多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伊当然是完全没有这部分记忆的,然后我说为了要有女人特质所以我要作了,他那摊子事情让他自己管,伊就晕了,哈哈~
      晚上抓熊出来讨论了明天的拍摄,进度啊进度,我就是被死死焊在进度线上啊~

      P.S.托托跟唯枫领证了。给我看了婚纱照,为啥唯枫没怎么变,她就很刘亦菲了呢~

  •   突然发现微博还有这个用处~
      就是,我把想发在这里的图图发到微博去,然后贴过来,不占用Bus的空间,哈哈哈~

      今天是多事之秋,不过,未必是坏事。
      中午小鞠鞠直播,咕咚曾经说直播间信号不好,不过这个小朋友短信一个个来,足足十五个来回,好在终于把重点刻到他脑子里去了,希望他吃一堑长一智吧。
      不过说了这些世道险恶给他,这是好事么?

      周六似乎出梅了。
      下周都是晴天。

      灯火大人早上体温,38.3度。中午问我要了一番屋电话,估计周六要带病吃日料了……作孽啊。

      今天周小畅更新微博:年岁渐长,很多事情便不愿意问到底。一方面于结果无异,另一方面于人于事也无益。其实我是多愿意打开天窗说亮话的人,多么相信沟通万岁的人……而现在呢,话语反倒成了误会本源。终究是朋友无须讲,不是又何必讲。世人可以眼瞎,但是天在看,天在看,天在看啊……
      我的回复: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看到这段,很鼻酸,很眼浅
      她再回复:你看看,就算是不明真相的围观,也真是有别的!就是悟了一段便说人怨妇之类的,不仅不明真相瞎围观,讲话也没谱。

      唉……
      天,果然在看么?
      今天12:11我的微博:瞬时间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或许是看不惯了……

  •   昨天是单曲循环《素直》回家的,眼泪嗒嗒嘀。到家先扑到床上狠狠地哭了一阵,然后起身该干嘛干嘛。
      灯火大人的痱子还没有好。不过貌似他还蛮喜欢STAY REAL那件巴吉度狗狗的小T。
      今天天气超级古怪,早上放晴的,中午就转阴了,不是又要下雨了吧,好容易不下雨的。

      意外看到HYPO在南京西路静安别墅有了Cafe&Shop(南京西路1025弄静安别墅内120 号 ,梅陇镇伊势丹对面巷弄 ),在龙之梦还有展柜,貌似我蛮久没有关注他们了。
      考虑什么时候去看看。唉,没有MAC,否则可以做大的照片书了。用PC揣测着做的总是没有配套程序做出来的好吧。

      中午发生有趣对话如下,被烨娃娃鉴定为:你很调皮,鉴定完毕。

    班尼车 说 (11:58): hi!  
    猫 说 (12:18): 咦
    班尼车 说 (12:19): I just took an iqtest    
    猫 说 (12:20): 然后?
    班尼车 说 (12:20): i was brighter then I am    
    猫 说 (12:21): 恭喜
    班尼车 说 (12:21): u gotta try if u can do better than me, http://to./5ahh  
    猫 说 (12:21): 你中毒了
    班尼车 说 (12:22): Im sure you cant haha  
    猫 说 (12:22): 3+2=5
    班尼车 说 (12:22): take it now while i take a shower!  
    猫 说 (12:23): 果然中毒了
    班尼车 说 (12:23): brb  take the test!  
    猫 说 (12:23): 我倒看看能一直继续下去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2010年07月09日

    本猫语录 - [碎碎念]

    我有六个朋友,

    TA们是,自尊,自爱,热忱,谦恭,义气,

    以及那固执到极点的骄傲。

    自尊的小名叫做自卑,

    谦恭的签名是虚伪,

    义气的胳膊上绑着冲动,

    而我的骄傲,

    自始至终不肯低下TA的头。

  • 2010年06月23日

    猫猪轶事之前凸后翘 - [碎碎念]

      猪在早上出门的时候,到了电梯间总喜欢享受一下当老公的福利,今天也不例外。
      坏坏猪:你看你,胖得都没有腰了……
      无辜猫:我又不是麦兜。
      坏坏猪:(摸着我的肚子)不过前凸后翘了。
      无辜猫:晕死,这么个前凸后翘啊……

      NND。

  •   到家一般都会看一下留言电话,昨天我也这么做了,一点开,有一个新留言,播放的时候我听着杂乱的环境音(完全没有人声)看着熟悉的号码,很想骂人。
      这个号码,曾经在某个下午的一刻钟内拨打了我家电话三次,每次都进入留言状态,每次都是环境音。
      这个号码,不是手机,不存在非主观的误拨。
      这个号码,除了前述的那三次,还拨过我家电话很多次。
      这个号码,在某个双休打过来的时候,被我接到了。他沉默了很久,让了听了至少半分钟的环境音,开口问,张老师在吗,我告诉他这里没有张老师,他打错了,而且不止打错一次,沉默了一分多钟以后,他问,张老师在吗,我再次告诉他,他打错了,这里既没有姓张的人,也没有老师,他错了一次两次很多次,沉默了半分钟以后,他说,哦。
      就是这样,昨天他还再次打过来……

      我还没有自恋到认为我录的留言提示有多诱人,有多动听,所以我认为这个号码的人,铁定是个融合了内心的贱的白痴。这世界贱人已经多如牛毛,还偏偏又是个白痴,真叫人很难抑制杀意。

      今天热了,额头隐隐有汗。据说慈溪双休要过30度,吼吼。